相关文章

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杭州的好协警

55岁的他跟着57岁的老交警出了一次长达8小时的警

一半的出警时间,他保持着照片中那个托举的姿势

  昨天清晨7点前,经过沈半路永祥街交叉口的人都看到了这样一幕:一辆警车的车顶上,一个穿着制服和反光背心的男人手握防暴叉,顶着一束松脱的线缆高高站着……

  他叫陈飞,今年55岁,是拱墅交警大队的一名老协警。从昨天凌晨3点到清晨7点,他在警车车顶上站了足足4小时,为的是保障这个进出主城区的重要路口不至于陷入交通瘫痪。

  从凌晨的一抹黑到东方微亮,站在这样一个进出主城区的重要路口,逐渐被晨曦笼罩的陈飞,真的很像一座城雕……

  一束会冒火花的线缆

  前天晚上11点左右,拱墅交警大队夜班交警李航敏接到了指挥中心的指令:辖区内沈半路永祥街交叉口有一束线缆松脱落至路面上,影响过往交通,必须立刻前往处置。接到指令后,李航敏立刻带着陈飞赶往现场。

  李航敏是一位老交警,今年已经57岁了,比陈飞还年长2岁。按照此类事故的一般处置办法,只要现场确认线缆归属单位并与对方取得联系,抢修人员就会赶到现场对线缆进行修复。可是,李航敏和陈飞在现场看到的情况非常不乐观。

  “我们赶到时发现,但凡有车辆经过线缆附近,线缆就会冒出火花。”李航敏推断,这束线缆中可能有一根或几根是带电的,“情况比较危险,而我们随车没有绝缘物品可以用于紧急处置,所以只能引导过往车辆远离线缆,并把情况报告给指挥中心。”

 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兆头。更令李航敏和陈飞想不到的是,原本以为几通电话就能处置完毕的警情,竟让他们忙活了一个通宵……

  一个万不得已的决定

  李航敏和陈飞在现场等了几十分钟,这段时间里,指挥中心的民警根据备案记录,先后与电力部门以及多家通讯企业取得了联系,可得到的反馈信息都差不多——“工人到现场看过了,这束线缆不归我们管”。

  李航敏仔细看过那束惹祸的线缆,里面扎着10根左右不同的线。“火花还在不停地迸出来,要是不把线缆移开,路肯定要被堵死了。”李航敏看看手表,心里开始着急——当了那么多年交警,他知道,如果凌晨3点前不能把道路打通,不仅事发路口会打结,周边几个路口也要遭殃——沈半路永祥街交叉口是个约200米宽的大路口,大量进城、过境的货车都要从这里经过,凌晨3点是这些大型车的出行高峰。与此同时,前往天子岭的清洁直运车也会成队经过该路口,假如路口被线缆完全“封锁”,影响实在太大。

  李航敏和陈飞各自找来一根木棍,试着把线缆勾开一段距离,使得悬在半空的线缆与地面形成一定的夹角,由此在沈半路上留出了一条北向南车道。

  然而,这样的权宜之计并不能应对即将到来的大流量。“再等等,到3点再不来抢修,我们就准备把线缆支起来吧。”李航敏和陈飞商量。

  陈飞跑到附近的医院,向保安借了两根防暴叉。万不得已时,这两根叉子能派上用场。

  一次长达4小时的坚持

  凌晨3点到了,抢修队没来,真正的麻烦如期而至——进入路口的车流量开始增大,车辆排起了长龙。

  沈半路南向北的车道依旧被线缆所阻,而北向南也仅有之前临时空出的一条车道。车流量不大时,李航敏还能对南向北的车辆进行及时劝返,可面对大流量,单靠劝返已经无力回天。看来,“万不得已”的时刻还是到了。

  两根防暴叉已经被接到了一起,陈飞带着防暴叉爬上了警车车顶,一把将垂落的线缆支起,相当于在道路中央竖起一根临时电杆,在线缆下方留出了足够空间,可供往来的大型车辆通过。

  两根防暴叉的重量在4公斤左右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算沉重,可叉子上顶着整束的线缆,这个分量就算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也撑不了多久,更何况陈飞已经55岁了。为了不让防暴叉发生摇晃导致线缆再次脱落,陈飞将防暴叉尾部死死顶在警车车顶,双手紧紧抓住防暴叉杆身——就这样,路口的交通渐渐恢复了顺畅。

  李航敏见陈飞站得吃力,便提出两人隔一段时间就换一换,可陈飞拒绝了:“你年纪大,还是我来好了。”

  手酸了就换个握法,脚酸了就换个站姿,昨天凌晨到清晨这段时间虽然凉爽,陈飞的汗却止不住——他就这样站了足足4小时。

  “线缆虽然支起来了,大车经过的时候还是要格外小心。”李航敏说,陈飞支起线缆的同时,他一直在路面指挥,防止发生意外。

  清晨7点,线缆的“东家”联通公司总算来人了。陈飞四肢酸麻地从车顶上下来。他和李航敏看着线缆被重新安装好,才放心地离开了现场。

  路口周边的居民醒了,这一夜他们睡得很踏实,没有被遇堵车辆的鸣笛声吵醒;国庆长假后的第一个早高峰来了,和往常没有区别——只有早早出门经过路口的司机知道,一辆警车的车顶上,一个穿着制服和反光背心的男人手握防暴叉,顶着一束松脱的线缆,高高地站了很久……